首页 新闻 奇闻 旅游 专题 美食 资讯 男科 健康新闻 海峡导报
主页 > 专题 > 小说世界 >

武侠小说的脑洞

字号: 2017-10-19 16:07

  孟 静

  教科书的干燥乏味,在我看来多少乎是致命的。我记得历史检验最可怕的便是背编年,某年发作某事,而那个事的名词评释干瘪到你完全没有理解它的趣味,可实际上这件事发作那一刻之波诡云谲惊天动地原本是极为戏剧化的,却被无趣的史家和历史教师评释成了一坨干粪,连闻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也正因为如此,把历史评书化才成了热门职业,处置惩罚这个行业的不但有高晓松、袁腾飞、于丹,也有各路武侠小说作者。最初的外史常识都是从武侠小说里得来。

  最早的大侠来自于《史记》,荆轲、聂政之流,他们的职业非常单一,全是有钱人养的门客,关键时刻卖力刺杀政敌。他们不须要武艺高强,只须要勇气和义气。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到了唐传奇,公孙大娘、空空儿、李靖、虬髯客,彰显的就不但是义,更多的是他们的技和来去如风的自由。“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罪与名。”斑斓的唐诗把杀人狂魔包拆成了侠之大者,这便是文学的力质。而实际上,公孙大娘是街头卖艺女,空空儿是个轻罪高妙的刺客,后来不知怎么演义成小偷,李靖体面些,是军官,虬髯客便是个漂泊汉。

  比起他们,聂隐娘是有家世的副角。她是魏博大将聂锋之女,影戏《刺客聂隐娘》更把她的身份加持为公主的徒弟。魏博是晚唐河北、山东的割据权势霸占地,隐娘在这一寡武侠人物中算身世崇高。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名琢壳在《龙凤宝钗缘》——梁羽生的一本以晚唐为背景的武侠小说里。故本家儿人公是唐传奇另一名奇女子薛红线,但梁教师不知为何非得给红线再取个他喜爱的笔名叫史若梅,聂隐娘被写成了红线的闺蜜。唐传奇中隐娘便是仙侠一类的人物,她的羊角匕逝鲐于后脑的一个洞中,可以隐藏于树影婆娑间,像纸人一样飘来飘去。梁羽生是写实武侠,受不了这种还珠楼主般的天马行空,他的笔力放在了另一位女薛红线身上,只是原著中红线是节度使田承嗣的梅香,被他换成了养女。

  小说家为了紧凑给毫无关连的历史人物建设联络是可了解的,但是,梁羽生正直的眼睛里不揉一点沙子,他笔下的皇帝全是魔鬼,这招致他的小说中的史实重大歪曲。

  最鲜亮的是写父子的两本书——《七剑下天山》和《江湖三女侠》。前者的反派是康熙,他坏到指使侍卫掐死本人的父亲顺治,再毒死侍卫,这侍卫还能挣扎着下山讲述每一位大侠狗皇帝的恶行,这剧情真的恍如分赃不均的山贼在火拼。固然封建帝王弑父弑君层见迭出,康熙或许虚伪,可并无一个史家敢把他写得这么蠢。

  梁羽生又依照外史演义了顺治抢了董小宛进宫,纳兰容若爱上董小宛的女儿,好吧,恋爱戏是可以胡编乱制,不论当事人年龄差的,只有人物的底子赋合乎史书对他的综述,我们就可以忍。像金庸也会给康熙身边指派个莫须有的韦小宝,但金庸的康熙是既工于心计又明白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这样他有了个完好的、富厚的人格,而不是一味冷炙暴没人性。

  《江湖三女侠》里梁羽生仿佛试投嗌嬴雍正扳回一点人性分,让他喜爱上了一个完全搭不上边的女侠,但结尾又让人忍无可忍。对于雍正的死因外史上有诸多猜度,梁羽生选择了最不靠谱的那个——被吕四娘取了首级。先不说吕四娘在皇宫里来去自如飞檐走壁还能全身而退,转身嫁人,就说出殡时给雍正安了个黄金脑袋,让吕四娘把他的首级拎到宫外招摇,就知道作者的脑洞大到什么程度。

  聂隐娘的故事自身是志怪小说,人们把它们当神话看。聂隐娘在利剑日里隐存身体,取人性命而别人看不见她,这相似于日本的忍术,也迹近于妖法。所以大家不会当真,固然,武侠小说也是小说,但我觉得,故事可以天马行空,历史人物的赋性不能窜改。一个惨酷刻毒的人写成大侠,一个励精图治的皇帝写成妖魔,会对历史不雅观没有制成的少年构成猜疑。以史为鉴的小说家,应该在大的脉络上尊重史实,把历史人物富厚化,多面化,有了这些之后再参加本人的史不雅观,这样在读者有了鉴识力之后也不会摈斥他们。

(责任编辑:HN022)

Tags: 脑洞, 武侠小,

www.hei20.cn责任编辑:燕子

(武侠小说的脑洞_相关内容:武侠小说的脑洞)
请把"武侠小说的脑洞"发给好友一起分享,你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